返回首頁

簽了保密協議卻不遵守,泄露公司商業秘密,給公司帶來巨大損失。兩個白領和他們后來就職的公司被原公司告上法庭,理由是他們違反競業限制約定,被提出高額索賠。

   兩白領“背叛”老東家

    一審河西區法院經審理查明,兩個被告上法庭的員工曾是原告天津捷利興機電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捷利興)的高級白領,公司骨干。被告王某曾是該公司銷售人 員,后兼任網管,之后做銷售部長。被告劉某是該公司天津區負責人。二人均屬于保密和競業限制人員,與公司簽有《商業保密及競業限制協議》。然而,王某在工 作期間將公司的電腦拿到公司以外去維修。被告劉某則在與公司的合同期限內以天津科瑞承達進出口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科瑞承達)的名義與南通某車燈有限公司商 訂購銷合同。法院認為,二被告的上述行為嚴重違反了保密條款約定的義務。

   另外,二人在與捷利興簽訂的《商業保密及競業限制協議》中約定 的兩年競業限制期限內,到科瑞承達入職,并將商業秘密透露給科瑞承達,與同一購貨人從事與捷利興相同的業務。依據協議,二人應當向捷利興支付違約金。同 時,因為二人的行為給捷利興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,應當承擔賠償責任。

   法庭上,兩名白領均不同意賠償捷利興并支付違約金,理由是捷利興 并未向其支付過保密費和競業費,雙方簽訂的《商業保及競業限制協議》并不生效。法院認為,保密費和競業費是用人單位要求知曉單位相關商業秘密的員工,在離 職一段時間內遵守競業禁止和競業限制的約定而給予的適當補償。本案中,兩名白領還在勞動合同期間,就已經違反了該協議中約定的保密條款及相應義務,他們的 抗辯理由不能成立。

   原告公司共獲賠130萬

   關于賠償金數額,河西區法院結合二人幾次違反保密協議簽訂的購銷合同所涉 及產品的差價和數額,得出捷利興共損失113萬余元。關于違約金,如果按照雙方簽訂的協議計算,兩名白領每人都要支付公司98萬余元。河西區法院認為,從 保護勞動者利益考慮,這個數額過高,根據天津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相關規定,同時考慮到二人給捷利興造成的巨大經濟損失和對今后業務的影響,酌情判定每人支 付捷利興違約金31萬余元。對于上述給付和賠償,科瑞承達都要承擔連帶責任。

   一審宣判后,當事各方不服,均提出上訴。分別以兩名白領為 被告的兩個案件,在二審過程中,均出現了三方上訴而沒有被上訴人的局面。捷利興公司、員工和科瑞承達均提請法院撤銷原審法院判決,支持其原審訴訟請求。而 在原審過程中,捷利興一案主張100萬元索賠,另一案主張200萬元索賠,兩被告均不同意,認為沒必要賠。

   在這樣懸殊的上訴請求下,市二中院經過多方調解,使涉案各方達成調解協議,兩名白領分別賠償捷利興65萬元,科瑞承達均予承擔連帶賠償責任。目前,此案已塵埃落定。

泸西县| 肇东市| 安化县| 北辰区| 丰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江城| 宁河县| 游戏| 西吉县| 房山区| 金昌市| 桃园市| 德惠市| 石泉县| 楚雄市| 黎川县| 溧水县| 天峻县| 新化县| 巢湖市| 盐津县| 永吉县| 环江| 普兰店市| 蓬莱市| 松潘县| 长海县| 商水县| 武鸣县| 岚皋县| 探索| 壶关县| 运城市| 怀安县| 南和县| 西乌| 江油市| 沁阳市| 哈尔滨市| 祥云县|